久病床前出孝子!「老母臥床20年」身旁親友紛紛勸放棄 兄弟倆堅持輪流照顧「媽在我就是孩子」

俗話說:「久病床前無孝子」,然而這對兄弟卻用時間證明他們對母親的孝心!他們的老母親臥病在床近20年,近3年病情更加嚴重,連餵食都需要旁人協助,親朋好友紛紛勸他們放棄,兄弟倆卻說:「每天回到家,在母親的床前拉拉她的手、摸摸她的臉,喊一聲『媽』,就感覺自己還是個孩子……」


來自大陸的張俊飛、張俊標兄弟倆,始終對重病的母親不離不棄。

Advertisements

母親臥病在床,兄弟倆悉心照料:「奶粉的溫度要剛剛好,速度也要剛剛好」

冬天早上6點,天色還未徹底放明,村子沉浸在一片寧靜中。

「媽媽,我去養殖場餵雞去了!」隨著49歲的張俊飛一連串的呼喊,農家院落的寧靜被打破。

張俊飛的二哥張俊標聽到動靜,拎著棉襖打開房門,向母親李榮英的房間走去。

看了看房間里的溫度計,張俊標掀開母親的被子,開始給她換尿布,然後拿起棉花棒和藥,並協助清理。

Advertisements

棉花棒是自製的,上面的棉花與平常相比大了幾倍。

張俊標俐落的沾了點酒精,小心翼翼地擦拭著傷口,然後把藥物敷上去,再蓋上紗布,用醫用膠帶固定好。

張俊標不為所動,快速做完這一切,幫母親蓋好被子,然後消毒、洗手,再用熱毛巾給母親擦臉、擦手。

「媽,餓了吧?我們先喝點水再吃飯。」看著母親的眼珠動了幾下,張俊標趴在她耳邊小聲地說道。

隨即,他端起涼好的白開水,試了試水溫,一點點滴進母親嘴裡。

Advertisements

張俊標告訴記者,母親今年77歲,大約20年前臥病在床,2018年病情加重,幾乎喪失了吞咽功能。

為了維持生命,醫生安裝儀器,以方便老母親進食。

母親的嘴易乾,每天都要清理,然後用滴管吸水,滴進嘴裡潤濕。

水喝完了,奶粉也已稀釋完畢,並達到合適的溫度。

「奶粉的溫度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溫度高了容易燙到,溫度低了容易肚子痛。速度也不能太快,否則她容易脹氣,會很難受。」就這樣,李榮英這頓飯「吃」了半個多小時。

「媽媽,吃飯了!」

Advertisements

待到張俊標收拾好母親的「餐具」,張俊飛已從養殖場返回。兄弟二人坐在母親房裡,一邊吃早飯,一邊閒話家常。

聽到高興處,李榮英的眼睛會看向兩個兒子。

哥哥照料母親,弟弟賺錢養家,這樣的日子過得並不容易。

張俊標、張俊飛兄弟都是農民,文化程度不高,不到20歲就外出打工。

母親臥病在床時,他們的孩子還小,正處於「上有老下有小」的困頓期。為了生計、孩子的學費以及母親的醫藥費等,他們把照顧母親的重任交給了父親,又在村裡找了一位看護幫忙,「每天工資1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400多元)。」

Advertisements

後來,張俊標的婚姻出現變故,工作也不如意。二人商量後,張俊標乾脆放棄外地的工作,回家照顧母親:「母親吃喝拉撒全在床上,看護實在難找。」張俊飛夫婦則繼續留在外地打工,賺錢養家。

「媽媽,我幫你把頭髮梳順一點!」

Advertisements

張俊飛有兩個兒子,大的今年26歲,小的19歲,目前還在上大學。張俊標也有一個兒子,返鄉照顧母親時,孩子尚未成家。

按照農村的習俗,結婚時男方要有新房,還要支付彩禮等,花費不少。

2010年張俊飛翻蓋新房時,同時拿出20多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86萬)為侄子蓋了兩層小樓,樣式、格局等與自家的相同。

幾年後,張俊飛又把自家和侄子的樓房加蓋為四層,樣式、格局依然相同。

2018年,張俊飛與二哥一起給侄子提了親,舉辦了婚禮。如今,侄子已經有了自己的女兒。

提及此事,門樓村村民直翹大拇指:「張俊飛對待侄子就像自己的兒子一樣親。」

村民的誇獎,張俊飛有些不好意思。照顧臥病在床的母親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不只又髒又累,還要考驗細心程度。

Advertisements

張俊標給母親準備第二天要用的棉花棒


母親因為長期臥床,身上長了褥瘡。以前傷口有碗口大小,醫院都感到棘手。這些年在張俊標的精心照料下明顯好轉,肌肉組織開始恢復,目前傷口已縮至一元硬幣大小。

「二哥膝前行孝,我們夫妻二人得解除他的後顧之憂,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身上有力氣,心裡有希望;只要母親在,我和哥哥就還是個孩子

「弟弟和弟媳也不容易,這些年為我們這個家付出了許多,尤其是我弟媳,不僅要操心自己的兩個孩子,還要操心家裡的老人以及我的兒子和孫女。」說起張俊飛夫婦,張俊標忍不住流淚。

他告訴當地記者,母親臥病在床,大約兩天半就需要一桶奶粉,每天還要換三次尿布等,再加上醫藥費等,每天的開支五六十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00多元)。

2019年父親又查出患有食道重症,前前後後在北京治療3個月,花費20多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86萬多元)。張俊飛夫婦多次往返也毫無怨言。

母親的病情並不穩定,幾年來已多次病危,被緊急送往醫院。

在醫院,親友和醫生均曾向張俊飛建議,勸他放棄搶救,但是,張俊飛均未同意。他說,只要母親還在這個世界上,他和哥哥就是孩子。在外辛苦一天回到家中,他們可以到母親床前看看,摸摸母親的臉,拉拉母親的手,喊一聲「媽媽」。

母親不會說話了,但會緊緊拉住兒子的手


張俊標牢牢地記著弟弟的這句話。

每當自己感到勞累和厭倦時,他總會在心裡默念弟弟這句話,然後回想起小時候自己放學回家,還沒推開家門就喊「媽媽」的情景。

於是,張俊標身上便有了力氣,心裡也有了希望。

「20年了,誰家孩子能做到這樣?」、「在我們村,大夥對他們一家的孝心有目共睹,非常孝順!」在門樓村,村民們提起張俊標、張俊飛,都忍不住誇讚道。

75歲的羅松葉告訴當地記者,他和村裡的老朋友聊天時,張俊標兄弟的孝行是必聊的話題。

「久病床前無孝子。老人生病不可怕,怕的是久病不起,消耗子女的財力和精力。他們兄弟給年輕人做了一個好榜樣。」一位老太太對當地記者說道。

隨後羅松葉接話:「他們現在用餵食母親,不就像父母用奶瓶餵養孩子一樣嗎?烏鴉反哺,羊羔跪乳,兄弟倆都是好樣的!」

村民的議論,張俊標兄弟沒有時間去聽。此時,他們正忙著調試熱水,給母親擦身子。

「媽媽,媽媽,我很疼你吧?」

看著母親此刻精神尚好,張俊標拿著毛巾逗老人:「媽媽,媽媽,我很疼你吧?」

老人不會說話,眼睛看著兒子,眨了又眨,不知是鼻腔還是口腔,發出「嗯嗯」的聲響。

兄弟二人見狀,呵呵地笑出聲來,轉過頭卻揉起自己的眼睛,不讓眼淚流下來。

那又哭又笑的模樣,像極了兩三歲的孩子。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