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一個月,半夜兒子吵著要媽媽,哭著指了指床底蹲下查看,傻了

我跟妻子馮梅來自於同一個鄉村,從小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我們兩家隔著一個大水塘對門而居,從小學開始就一起上學、放學,然後書包一扔跑回各自家中端著一大碗飯菜湊到塘邊一個水泥台邊分享。你夾我家一塊臘肉,我夾你家一口鹹菜,看著天邊的最後一絲殘陽落到最遠的那座山下,然後在大人的呼喚聲中回家去了。

Advertisements

當時我們就已經商量好了,大學要報考同一所學校,雖然機會相當難得,可事在人為,不試試哪能知道。其實我們兩個人在學習方面的實力還是有區別的,我屬於天份比較高的那一種,家裡只要給口飽飯吃,在學習方面的事情就不用人管了;而馮梅是那種勤奮的類型,上課認真,放學之後有什麼不懂的,鐵定跑來問我,直到學會為止。

她那時總說怕跟不上我的節奏,語氣裡全是滿滿地擔憂,可最終,我們還是實現了理想,一起去了同一所學校、一起畢業、一起打拚,買了房,結婚,生子,也有了積蓄,人生算是一帆風順。

別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可對於我們來說,婚姻卻是我們愛情的溫床。我們已經結婚5年,兒子也已經4歲,從來沒有為任何事情紅過臉。平時我們上班各忙各的,週末或假日之時,也會全家一起去郊外野餐、去兒童樂園,要是孩子送回雙方父母家寄養一段時間的話,我們還可以出去旅遊放鬆一下,生活過得非常充實。

Advertisements

由於工作的壓力還是有點大,還不到30歲的我頭頂已經出現了白髮,她就一邊跟我拔,一邊說著我們白髮蒼蒼、相互攙扶的樣子,還說那時候我們要一起回家鄉去,那裡才是我們的根。

Advertisements

可就是這麼一個無論什麼事情都跟我說,樂於跟我分享一切喜怒哀樂的女人,突然在一個月前,毫無徵兆地向我提出離婚。當時我莫名其妙,還跑去看了看日曆,確定不是什麼類似愚人節之類的日子,又摸了摸她的額頭,彷彿是有點熱度,就問她是不是發燒給燒糊塗了。我妻子直接拂開我的手,一本正經地說自己已經對其他人動心了,她覺得從小跟我呆在一起,雙方對著同一張臉已經二十來年了,怎麼看也看膩了,現在想追求真正的有新鮮感的愛情。

Advertisements

我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問她我們一直以來不是很恩愛嗎,是別人眼中的典範,怎麼現在會變得跟我沒愛情呢?馮梅說,自從結婚以後她就感覺我們雙方之間已經很平淡了。她想,可能是因為我們太熟悉的原因,時間讓我們之間的情意變得像家人、像朋友可唯獨沒有了激情,也就不再是她心目當所嚮往的愛情了。

我極力挽留,畢竟有許多有具體矛盾的夫妻還在湊合著,我們之間一直好好地,有什麼理由要散呢?可她只是哀傷地墾求,說這是她這輩子最後一件想我成全她的事情。

話已說到這種地步,多說也無益,我再傷心欲絕也只能強忍著,遵從她的意願離婚了。我妻子說自己是過錯方,因此什麼都沒要,兒子也留給我了,孤身從單位辭職然後不知去向。回到家中,似乎哪裡都有她的痕跡,可是斯人已去,我們再也不能回到從前了。

Advertisements

她走得很絕決,走之前撕毀了我們的結婚照,也燒掉了相冊,連一張留給兒子作紀念的也沒有。我想,這個從前那麼天真、單純的女孩子長大變心之後居然也能做得如此之狠,人心這種東西,真是難測。

我很傷心,滿懷愁緒無處排遣,也不能像別人那樣借酒澆愁,因為有年幼的兒子要養。我兒子宣兒一到晚上天黑就想念媽媽,總是哭個不停。看著他的樣子我很心疼,想著馮梅又很心酸,我也不知道曾經發誓要走到白頭的兩個人怎麼就跟扮家家酒一樣半道就分手了。

Advertisements

越想越無奈,盡然羨慕起兒子起來,他想哭就哭,而我只有強忍而已。早幾天的一個晚上,宣兒又哭著吵著要媽媽,怎麼哄也哄不住,我跟他說,媽媽走了,不會再回來了。可兒子邊哭邊指了床底,那個樣子似乎他媽媽就在那裡一樣。蹲下一看,床下赫然有一張妻子的相片,我想可能是她地處理相冊之時無意之中遺漏下來的。

準備撿起來哄兒子之時,突然發現相片旁邊還有一個病曆本,是我從來沒看到過的。當時心裡就有不好的預感,翻開之後整顆心直往下沉,果然是妻子的,上面有許多如同天書一般的符號,全然看不懂,可唯獨有幾個大字比較清晰而顯眼:淋巴癌晚期,我已經完全傻住了。

那天開始我滿世界找妻子,可在這個城市怎麼也找不到,突然靈光一閃,我想起她從前說老了想回家鄉的那句話,當下就帶著兒子回了趟老家。皇天不負有心人,最後我們終於在岳母家見到了妻子,她如同以往一樣溫柔地望著我們倆笑,可是再也不會開口說話了,留給我們的只有妻子的遺像。

Advertisements

岳母看到跪在地上我說:「梅梅就是為了讓你跟孩子有個好的生活才這麼做的,她知道你要是知道了就是傾家蕩產也要救她。可是她不想成為你的累贅,更加要為宣兒的未來著想。她說』兩害相爭取其輕『,最後她將自己命看得沒有你們父子兩重要,我可憐的女兒。」走的時候,我的手中多了一本書,是妻子臨終前留給宣兒的,上面有她送給孩子最後的禮物,是兩句詩:蓮(憐)子心中苦,梨(離)兒腹內酸。人生有多少的無奈,你見過真正的愛情嗎,願意犧牲自己成全對方,我想我有幸擁有過,今生無憾了。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