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林俊傑得不到的女人,周杰倫曾愛慕她,今35歲依然單身美如花!遇見你是最大的幸運!

田馥甄是SHE里最安靜的一個。

那時,SHE組合享譽國內外。締造了許多史無前例的神話。

Selina甜美討巧,Ella古怪精靈,相反,田馥甄總是靜靜的。

她就像個配角,默默配合著其她兩位「演出」。

因為不愛笑,台媒給田馥甄的評價都是:愛擺臭臉

小S還專門在《康熙來了》調侃田馥甄。

「你的照片掛在牆上,讓人有一種想祭拜的感覺。」意指她太靜了。

Advertisements

Selina說,她第一次見田馥甄,就覺得她酷酷的,不和人說話,臉很臭,自己戴著耳機聽歌。

Ella也說過:「我第一次見她,就看到她一直在靜靜地在看歌詞。」

說這些話時,她們彷彿有些羨慕之意:「靜靜聽歌的Hebe好亮啊。」

那時,她們不過20來歲,剛剛出道不久。

她們覺得田馥甄亮,但媒體不以為然。她太安靜了,爆不出什麼料。

Selina和Ella就不一樣,一個愛撒嬌,一個喜歡搞怪,多惹人喜歡。

每次出席活動,Selina和Ella在媒體面前慣用的招式,就是扮鬼臉,擺pose,和主持人開玩笑。

逗得觀眾捧腹大笑。

Advertisements

而田馥甄呢,站在一旁,默默看著她們兩位,只會時而迎合幾句。氣氛很冷。

如若細心,你會發現,那時SHE出席活動中,田馥甄大多是側臉。

她說自己不愛社交,平時大多在家陪父母。

Ella採訪時說:田馥甄是一個很會自處的人。

即便現在名氣越來越大,粉絲越來越多,她依舊很少傳緋聞,大部分時間,不是旅遊,就是在家獨處。

那些年,SHE火得一發不可收拾。

大街上,校園裡,就連街邊小巷,幾乎全是她們的歌聲。

Advertisements

田馥甄講過一個故事。

她很崇拜王菲,但自知王菲高冷,不敢主動打招呼。

有一次參加活動,正好碰見王菲,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一把推開了王菲休息室的門。

她畢恭畢敬地說:「王菲你好,我是SHE里的Hebe。」

王菲看著她:「我知道啊,你們火成那樣。」

小S曾問這群初出茅廬的姑娘:你們這麼火,如果有一天你們過氣了,你們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

Advertisements

這問題很小S,潑辣、尖銳。

三位正處於名利巔峰的女孩,一個個面面相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Ella最先打破了沉默:「我想過有一天我會過氣,所以現在就會開始存錢了。」

Advertisements

Selina微笑:「我只想當一個好好的家庭主婦。」

輪到田馥甄,她脫口而出:「隨波逐流。」

Advertisements

小S蔡康永等人哄堂大笑:隨波逐流是什麼鬼?

田馥甄稚氣未脫,但眼神格外篤定:「看能去唱幾首就唱幾首。」

10餘年後,她們「兌現」了曾經的諾言。

「假小子」Ella結婚生子,鮮少出現在熒幕里。

「嬌公主」Selina如願嫁人但又離婚。

只有田馥甄,真的「隨波逐流」,始終在唱,一直在唱,愈唱愈好。

當初,她可是最不起眼的那個。

Advertisements

如今,變成了三人中,最耀眼的那個。


2

為什麼反差會這麼大?

記得Selina曾半開玩笑問田馥甄:說真的,你最想做什麼工作?

田馥甄沉靜地說:「歌手,然後慢慢過氣的歌手。」

歌手這個夢,成了她的執念。

2010年,她們合唱完最後一首歌,當著幾萬粉絲的面,宣布單飛。

Ella和Selina朝娛樂綜藝越走越遠。

只有田馥甄,悄無聲息。鮮少出現在喧嘩場合。

她放言:「我要自己出來一個人唱歌。」

說到做到,那一年,她自詡:我是新人田馥甄。

是田馥甄,不是Hebe。

是重新開始的新人,不是女團SHE。

曾經那般光輝,如今要想單打獨鬥,談何容易?

更何況,她還是最不善交際的那個。

那些日子,有關心,有嘲笑,有質疑。

「太自不量力了。」

「沒有SHE的光芒,真的可以嗎?」

對於流言蜚語,她一概不答。只是默默出了張專輯——《To Hebe》。

送給自己。既是告別,也是開始。

她唱到:

我是一座離島人海邊的離島

世界和我禮貌微笑

不擔心我這島居民太少

人口的密度就這樣剛好

世界很大,人很嘈雜,她只希望做一座離島,默默寫歌,沉澱自我。

後來,她又創作了《My Love》。

她穿著白色長裙,在MV里搖搖曳曳,一會跳舞,一會冥思。

彷彿純凈聖女,從廢墟里來,又往光亮的地方去。

她說:「我想傳遞愛。」

不僅愛自己,也要被愛。

很多聽眾都說田馥甄變了。

不是頭髮變長,而是更沉靜了。

2010年,她作客《魯豫有約》,魯豫看到她的第一眼,驚訝地說:「你變好多啊,上一次我採訪你還是4年前,感覺你現在大不一樣。」

田馥甄點頭笑笑。

發生了什麼嗎?

沒有。

她只是離「田馥甄」的模樣越來越近了。

她說要唱歌,便一直在堅持創作。

高產高質。

沒過多久,她又出了新專輯——《渺小》。

她寫道:「原來最大的懷疑,是最渺小的自己。」

這句話,成了很多人的座右銘。

領導人也對她十分重視,讚譽她寫出了對生態的敬畏。

只是沒有人知道,她寫這首歌,經歷了怎樣的心路?

那一年,她剛讀完辛波絲卡的《在一棵小星星底下》。還特意去了趟北極。

北極很冷,她的心,很熾熱。

回來後,創作了這首歌。

她說,很多人只聽到生態自然,其實,她只是想寫給那段時期的自己。

「別看那時的我剛剛離開了團隊,表面堅強的自己,其實還是在困難面前打了退堂鼓。但那時的我像極了青春期的你們,所以我又挺起了自己的胸膛,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如此輕易的放棄。」

離開熟悉的地方,她並不堅強,也會脆弱。但脆弱歸脆弱,人,總不能一直深陷黑暗啊。

這不正是成長期的我們嗎?想要闖一闖,又瞻前顧後,害怕前路太過黑暗。

所幸,她熬過來了。

那我們呢?

很多音樂人說:《渺小》是田馥甄最大的突破。

無關歌詞,單是封面就能看出。

她眼裡似乎徜徉著萬種愁緒。一縷髮絲輕輕垂下,兩隻螞蟻逆流而上,渺小無常,愈沉寂反而更躁動。

專輯銷量出奇的好。

她激動萬分的說:「我沒想到這首歌盛開了我的同時盛開了你們。」

也許是懷揣著這樣的念想,她又唱了很多歌,《魔鬼中的天使》、《你就不要想起我》到《小幸運》。

每出一首,必讓人驚呼。

每一首歌,都能聽到愁苦悲憫。

有人用「你是無意穿堂風,偏偏孤倨引山洪」來形容田馥甄。

聽你的歌,本是無意之舉,沒想到,卻聽到了山川大海、芸芸眾生、恩怨愛恨。

知乎上,有人問:為什麼只有田馥甄會一直紅?

有個點讚很高的回答是:SHE教會我與友人共處一生的道理,而田馥甄的歌,則教會我和自己相處一世的智慧。

終於明白,那年她們剛剛出道,為什麼Selina和Ella會一直強調:Hebe很亮啊。

因為,這麼多年以來,只有田馥甄在堅守初心,只剩田馥甄在打磨夢想。

她是走得最靜的那個,也是走得最篤定的那個。

還有誰?能做到這般地步。

會害怕嗎?

會。

當年,蔡康永讓她獨自哼首歌聽聽,田馥甄站在舞台中央,唱著唱著突然背過身,緊張得不敢看觀眾。

那是她第一次站在舞台中央唱歌。沒有Selina,沒有Ella,只有田馥甄自己。

歌曲沒唱完,她轉過身對蔡康永說:「為什麼演唱會不會這麼緊張,自己一個人站出來,會這麼緊張?」

後來,李靜問獨自出專輯的她:「身邊沒有哼哈二將,你會緊張嗎?」

田馥甄只是淺笑,沒有回答。

有次採訪,她對記者說:「我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完全是僥倖。」

她依舊會怕,會緊張,會不知所措。

但那些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即便害怕緊張之餘,她仍舊走了很遠。

那年歌友會,她拿著麥克風,站在台上,哭著對粉絲說:「我,看似閃亮亮,但其實好晦暗。真正能讓我發亮的時刻,是當我在台上唱著歌,你們用每一雙認真炙熱的雙眼聆聽著我,那時我才因你們而發亮啊。」

對於她而言,唱歌不是救贖,而是自救。

內心獲得安寧,比什麼都重要。

包括感情。


3

她的感情一直是SHE里最隱秘的。

出道多年,只有兩段緋聞。一個是周杰倫,一個是林俊傑。

對於周杰倫,她只當做是笑料了,從無回應。

而林俊傑呢,對她一直明暗「表白」。

他總是暗示喜歡田馥甄。

在他剛出道時,有記者詢問:你最欣賞的藝人是誰?

林俊傑脫口而出:Hebe

後來上《快樂大本營》,何炅又問他:過了這麼多年,你現在的女神換了嗎?

林俊傑還是說:Hebe。

當著幾萬觀眾的面,喊話田馥甄:你要是認識我,會發現我很棒。

2013年,林俊傑開演唱會。

蔡依林在舞台上問他:你寫的那麼多情歌,有沒有一首是寫給自己想追,卻又追不到的女生?

熒幕立即出現田馥甄的模樣。

在粉絲集體起鬨下,林俊傑走到台下,站在田馥甄身旁,唱著《豆漿油條》,邀請她上台。

她對田馥甄說:「和我一起盪鞦韆吧。」

田馥甄含笑答應。

兩人坐在鞦韆上,像對真正的戀人。

林俊傑當著全場的面大聲表白:「你好可愛。」

每次唱到動情之處,便看著她,含情脈脈。

演唱會結束後,林俊傑對媒體說:「我很開心,比拿金曲獎還開心!」

但是,對於林俊傑這份炙熱,田馥甄從未正面回應。

就在所有人以為他們再無交集時,在《夢想的聲音》舞台上,她們又同台了。

田馥甄唱了首《要死就要死在你手裡》。

聽了她的歌,其他人調侃:「我聽到我都要死在你手裡了。」

林俊傑接話,盯著田馥甄:「田馥甄老師,我早就死在你手裡了。」

田馥甄只是淺笑。一如當年。

Ella說過,田馥甄是最不會將就的人。

她太清醒了。

鳳凰娛樂報道說,記者會上有位男記者當面問田馥甄:「外傳你是黃金剩女,請問你對這種評價有什麼看法?」

本想捕捉一點料。

沒想到田馥甄冷冷地說:「沒有看法。」

有人不死心,繼續發問:「你什麼時候結婚?」

她大聲說道:「現在什麼年代了,問這種問題。」

她說:「有人問我是不是一定要結婚,我覺得結婚只是一種儀式,真正的愛情,是不需要用法律的約束來維持一段感情的。」

戀愛不是目的,婚姻也不是必須。

做自己,才是最大的幸運。

堅守住本心,才是人生最大的福蔭。

4

很多人看到她如今的成就,都會說這是一個幸運的姑娘。

其實不是的。

她一直很被動。

小學入學,她坐在座位上乖乖不動。從不會主動和任何人說話。

除非老師叫她,否則,她一定不會主動言語。

身邊有個女同學叫她上廁所,從那一刻,她便認定,這個女同學就是摯友。

直到今日,一直都是好朋友。

她說:「這些年,我也遇到一些愛情的可能性,但一想到太多就沒有繼續下去,就是怕受傷。」

她在家時常像個困獸。對於想不通的問題,她就想一遍,如果實在想不通,就作罷。

再也不會多想了。

後來出名,一切都是按照母親的理念在走。

母親不許她穿裙子,她便不穿。

母親讓她在家,她便放棄外出,呆在家。

她不止一次對朋友說,自己是個矛盾體。

只要一聽到不同的聲音,看到不同的觀點,就特別在意。

最後,都是迎合別人,隱藏自己的想法

這些是什麼時候才改變的呢?

她說:「做田馥甄時。」

當她用「田馥甄」的模樣在台上高歌時,再也沒有曾經的無力感。

那一刻,她不再是年少時不敢講話的女同學。

也不是被罵「擺臭臉」的Hebe。

而是田馥甄,一個堅守自我,固守本心的田馥甄。

就像她唱的:「最暗的天空,總有最閃爍的星星。最大的懷疑,總有最渺小的自己。像恩怨愛恨,向肉體靈魂,向芸芸眾生,我該說感謝,再對不起。」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