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嫁誤終身!她守空房半生,兒女相繼離去 走後由情敵兒子送終

愛情,一個令人充滿憧憬與畏懼的存在,很多人或許在年輕的時候是特別嚮往愛情的,真正進入到了一日三餐的生活當中的時候,或許生活的壓力給他們帶來的苦楚就越發壯大,愛人之間終究也敵不過時間的消逝;反之還有些人總是想著能夠在生命當中尋找到一生的摯愛,那種需要在靈魂深處有共鳴之感的人,同樣可能在婚後的他們也總是躍躍欲試。


兩人都是現代文學史上的「章回小說大家」張恨水的妻子。一個是包辦婚姻所娶,一個是命中注定的選擇,前者長相平庸不得寵,後者沉魚落雁卻也敵不過第三者。她們就是難得一見的情敵姐妹花——徐文淑與胡秋霞。

圖 | 年青時的張恨水

Advertisements


論得失 無可奈何

徐文淑是張恨水明媒正娶的原配夫人。她的家境雖說算不上殷實,但是她的父親總歸是個教書先生。雖然徐文淑不識幾個大字,卻也將傳統女性的善良樸實學習得通透,是一個典型的舊式女子。

其實徐文淑與張恨水的婚姻就像是一場註定以失敗告終的遊戲。他們的婚姻從一開始就是一個錯誤。

1913年,母親戴信蘭為了讓張恨水收心,決定給他選一位妻子,但偏偏等到張恨水與母親提前去看未來妻子的時候,陰差陽錯,兩人誤把徐文淑的表妹當成了要娶的人。因為徐文淑的表妹長得漂亮,張恨水看了便欣然接受了這門婚事。


然而等到徐文淑與張恨水拜完堂,成了親之後,張恨水掀開新娘的紅蓋頭才發現,原來自己娶的妻子不是那日看到的貌美如花的姑娘,而是一個嘴唇上翹,鼻樑下榻,身材矮胖的女人。張恨水看到她,立馬憤怒地走出洞房,一夜都沒有回到房間。

Advertisements

圖 | 徐文淑


如果說張恨水因為徐文淑是包辦婚姻娶來的,才對徐文淑如此的介意,那麼他的第二任妻子胡秋霞或許就不一樣了。

胡秋霞是張恨水在事業剛起步的時候認識的,他們的結合也有些不同尋常。與徐文淑的出生相比,胡秋霞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她出生於一個貧苦且極其重男輕女的家庭,這從她的原名「胡招娣」就能看出來。她的父親是個賣江水的苦力,在四五歲左右,她就被拐賣到上海一個姓楊的人家裡當丫鬟。眾所周知,那時候大部分的丫鬟都會遭受怎樣的折磨,輕則辱罵,重則毆打。


不過,胡秋霞並不願意就此屈服於人,她要為自己作鬥爭,她找到了一個機會,逃出了楊家。後來她被一位好心的巡警送到了婦女救濟院。也就是在那裡,胡秋霞做出了這一輩子最重要的選擇。

等胡秋霞到了婚配的年齡,婦女救濟院就開始為她挑選合適的結婚對象了。據胡秋霞的女兒張正回憶說:「1923年的一天,院裡的女工頭,送給媽媽幾張男子的照片,讓她選擇一個作為丈夫。女工頭主張她選一個中年商人,說這樣有固定收入,女孩嫁了他,今後生活有保障。媽卻選中了年輕的讀書人,他就是我的爸爸張恨水。」

Advertisements


漂亮的胡秋霞與張恨水的婚姻要正常得多,婚後兩人就住在一起,很快就有了第一個女兒張大寶。1928年,胡秋霞又為張恨水生下了長子張曉水。後來每隔幾年又生了幾個孩子,雖然第三個孩子張慶不幸夭折,但是能長大成人的也有四個孩子。

可是上天對原配徐文淑就顯得不夠仁義了。從新婚的那天起,張恨水就很不情願與徐文淑待在一個房間,更不要說生孩子了。之後為了滿足母親的心愿,張恨水與徐文淑有了第一個女兒,卻不幸早夭了。待胡秋霞有了孩子後,婆婆戴信蘭擔心徐文淑年老了無所依靠,便向兒子求情,希望他再給徐文淑一個孩子,讓她老了有個伴。張恨水出於孝心,再次答應了母親的請求。難過的是,徐文淑這次生下的兒子也夭亡了。

圖 | 張恨水徐文淑南京照相館合影

Advertisements


本來張恨水就不喜歡徐文淑,他對徐文淑更多的是責任而不是愛,如今他已經完成了母親給他的任務。在那之後,張恨水再也沒有踏進徐文淑的房間半步。

中國都講究「養兒防老」,但徐文淑到死都沒有一個自己的孩子。或許這就是命中注定的結果,畢竟孩子是愛情的結晶,徐文淑與張恨水根本沒有愛情,難有孩子也可能就是這個原因。

儘管張恨水沒有給徐文淑和胡秋霞太多的愛,但是她們始終盡心盡責地做他的妻子。

圖 | 張恨水作品《啼笑因緣》

Advertisements


不是不好 只是不愛

俗話說:「成功男人的背後都有一個女人」,而張恨水卻有三個。

即使徐文淑不受丈夫張恨水的重視,然而在婆婆眼中,徐文淑卻是最好的兒媳婦。由於張恨水不樂意與徐文淑同房,還是婆婆戴信蘭兩次向張恨水求情道:「娶妻娶德不娶色。你應該讓文淑有後呀,也好讓她老了有個依靠。」張恨水才與她住在一起。


張恨水在與徐文淑新婚五個月之後就外出了,一走就是四年,也只是逢年過節才偶爾回一趟家。不論他如何待自己,徐文淑都毫無怨言,一心為他照顧家庭,做好為人媳,為人嫂的事情。直至多年後,每當親友們提起徐氏,沒有一個不誇她是個善良淳樸的好女人。

只可惜具有浪漫情懷的張恨水並不太在意一日三餐是否滿意,他在意的是他的精神需求,至少他娶妻不是為了生活。

就連胡秋霞也遠遠達不到張恨水的要求。張恨水與胡秋霞相識的時候,他的寫作已經慢慢步入正軌。兩人結婚後,胡秋霞為他的事業提供了不可否認的幫助。

Advertisements

圖 | 張恨水(中)與友人


胡秋霞悉心照料張恨水的生活,使他能夠安心地寫作。這時候,張恨水的創作迎來了一個高峰期。後來他還以胡秋霞的成長經歷寫成了一部長篇小說《落霞孤鶩》。小說一經出版,馬上被上海明星電影公司看中,最後這部小說在1931年拍成了電影。

與此同時,胡秋霞也時常拿出私房錢助張恨水一臂之力。張恨水辦《南京人報》時,她毫不猶豫地拿出2000大洋幫助丈夫購買印刷設備。

Advertisements


後來在戰爭時期,張恨水給家裡寄錢只能寄到金寨,胡秋霞風雨無阻地跨越200多裡山路,就為了把一家人的活命錢取回來。當時張恨水老家的人都對胡秋霞讚不絕口,他們評價她是:很像一個俠女,愛勞動,膽子大,心眼兒好。

可惜張恨水並沒有因此對胡秋霞產生很深的愛意。相反,他依然覺得胡秋霞沒有文化,兩人在一起沒有什麼話題。胡秋霞與徐文淑相比,也只是略同文墨,她仍舊給不了張恨水心中渴望的那種精神契合的愛情。兩人終究都得不到張恨水真正的愛。

圖 | 張恨水和出演他寫的小說改編的電影女演員


悲劇總是相似

或許正是因為徐文淑和胡秋霞都不為張恨水所愛,互為情敵的她們才不爭不搶,能夠情如姐妹。就從一個女人的角度思考,無論為人有多大方,也難免不會對情敵心存芥蒂,偏偏徐文淑與胡秋霞是例外。

更令人驚訝的是,徐文淑還養了胡秋霞的孩子整整10年。1928年,胡秋霞產下長子張曉水,因為他是早產兒,所以一出生不會哭。徐文淑見狀連忙把他抱過來摟在懷中,一直暖了幾個小時,孩子才哭出了第一聲。張曉水成年還常常說到:「我的命是大媽救的。」

後來,徐文淑被張恨水從潛山接到北平住了十年,一到住處,胡秋霞就已經在那裡了。十年裡,胡秋霞的孩子就像是徐文淑的孩子,雖說不是親生的,但他們和徐文淑的關係也如同母子一般親密。


尤其是胡秋霞的長子張曉水。不知道是否因為徐文淑救過他一命,他與徐文淑的感情更深更難忘。徐文淑在回到潛山後還總是惦記著張曉水。直到1958年,已逾花甲的她出門給張曉水寄信,結果意外跌倒,最終不治身亡。

噩耗傳來,張恨水因為第三個妻子周南正在做手術,終究還是沒去看徐文淑。他只是叫張曉水前往處理徐文淑的後事,叮囑兒子要將徐文淑安葬在張家的祖墳山上。於是張曉水一路忍著失去大媽的疼痛趕到了安慶,將徐文淑妥善安葬。

徐文淑與胡秋霞之間幾乎不存在爭執,一般女人的爭風吃醋,在她們面前顯得太渺小了。徐文淑用心對待胡秋霞的孩子,讓自己不至於無人送葬,而胡秋霞也沒有借著孩子而蹬鼻子上臉,這實屬不易。

圖 | 張恨水與第三任妻子周南


不過是一念之間

無奈情愛之事本就難分對錯,有的人再好,也只能抱憾終身,得不到想要的愛。

徐文淑與胡秋霞能夠和平相處,可誰曾想,張恨水又為她們帶來了第三個女人,那就是周南。但是徐文淑與胡秋霞的態度截然不同。

胡秋霞得知張恨水愛上了周南,很是憤怒,她肆無忌憚地鬧過,甚至想過離婚,還撕碎了以前所有的照片。只是在婆母和家人的勸說下,為了幼小的兒女才選擇了妥協。而徐文淑自始至終都沒有表達任何不滿的情緒。

圖 | 前排左一張恨水,左二胡秋霞,只能找到這張合影,其餘被胡秋霞撕碎


不得不說,心態真的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一切。從周南來到張恨水身邊之後,徐文淑心平氣和,胡秋霞卻暴跳如雷,導致兩人走向了不同的結局。

徐文淑的晚年雖然沒有享受膝下承歡的快樂,但是起碼衣食無憂,因為張恨水敬重她對張家的付出,從年輕到現在一直堅持每月給她準時寄錢,她逢人就說:「我嫁了棵『搖錢樹』呢!」


直至逝世,徐文淑還有張曉水為她送終,也不悔當初照顧了胡秋霞的孩子那麼多年。她知道愛情無法強求,她只感激丈夫沒有無情地拋棄她。她用她的善良換來了許多溫暖。

晚年的胡秋霞依然對周南耿耿於懷,她每日借酒消愁,她的後半生便只剩下幾杯苦酒陪伴。她常常指著檀香清煙對女兒說:「那就是我的伴兒。」這半生的愁一直持續到1983年她去世為止。

為何一開始的贏家胡秋霞到最後會落得如此下場?儘管她們的不幸和張恨水有聯繫,但終究要如何活,還不是要自己決定。徐文淑選擇知足感恩,可是胡秋霞選擇鬱鬱而終。


徐文淑與胡秋霞得不到張恨水的愛,錯的不是她們,只因為張恨水總是在尋找自己理想中的愛情。只可惜兩人愛他至深,卻都不是他的至愛。

嫁錯人,誤終身。如果徐文淑和胡秋霞沒有嫁他,會不會更幸福?那也難說。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