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50歲領養身障女兒 60歲全天「教室外伴讀」 全力呵護不怕吃苦:只要她想我就陪下去!

血緣不是構成親情的必要元素,當你看完以下的故事之後,會更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以及驚訝於這世界上居然有如此善良的人…


早上7點多,杭州富陽區場口鎮中心小學王洲校區讀書聲琅琅。

在二年某班的教室裡,國文老師正帶著同學們朗讀。教室最後一排,一個坐在輪椅上的瘦弱女孩也跟著讀,一邊用左手比畫著詞語,一邊發出微弱的聲音,讀得費勁又認真。

Advertisements

讀到「紛紛」,孩子們一個個回頭,笑嘻嘻地看向她,她爽朗地笑了起來,站在教室外,61歲的徐富榮也笑了。

女孩叫芬芬,是先天在腦的發育上有缺陷的女孩,出生三月被親生父母棄。11年前,50歲的徐富榮收養了芬芬,成為了她的父親;6年前,他辭掉了工作,全心全意陪芬芬做治療康復;1年前,他開始了陪讀,圓了芬芬的讀書夢。

教室裡,芬芬伏案讀書,教室外,徐富榮靜坐著,時不時站起身朝女兒望去……這是最近一年多來徐富榮和芬芬的日常。

他說,他還不老,只要芬芬願意讀,他會一直陪著她讀書,讓她有足夠的知識和能量繼續生長。

Advertisements

1、50歲的他成了父親。那個冬天,他遇到了被遺棄的她。

徐富榮是場口鎮徐家村人。他和芬芬的相遇很偶然,可在他眼中,這又彷彿是註定的。

2007年12月,天氣冷得刺骨,在富陽區婦幼保健院,一個剛出生三個月的寶寶被棄了,她就是芬芬。

那年,50歲的徐富榮就在離醫院不遠的城區做油漆工,獨自一人租房生活,喜歡孩子的他決定領養這個可憐的小女孩。

可他從來沒養過孩子,只好花錢請了一位保姆照顧芬芬。

Advertisements

芬芬有問題是在她到徐富榮身邊4個多月後被發現的。「芬芬還是不會翻身,兩隻腳併攏在一起,一動不動。」察覺到異常,徐富榮急忙帶女兒去醫院做檢查,最終,芬芬被診斷為腦 性 麻 痺。起初,他並不太懂這意味著什麼,「我問孩子智力有問題嗎?醫生說是好的。我問以後會走路嗎?醫生說如果治療效果好,有希望。」

聽到有希望,徐富榮便安心帶著孩子治病,可連續打了近三年的針,仍沒有成效。芬芬不僅無法站立,右半身失去全部功能,而且由於兩側髖關節凸出,芬芬連久坐都困難,「只能坐在兩床棉被之間。」

2012年,徐富榮辭掉了工作,開始全心全意陪芬芬去浙江省康復醫院、杭州康復醫院、上海新華醫院等地治療,前後五六年,花了幾十萬,掏空了所有積蓄。很多人勸他,說他年齡太大了,這樣給孩子治下去吃不消,委婉地建議他把芬芬送去福利院。

Advertisements

有那麼一瞬間,徐富榮真的動了念頭,可再一想還是捨不得,因為「早就有感情了。」

2、女兒的願望終於化作現實。一天陪讀近8小時,教室外多了把特別的椅子。

Advertisements

儘管身體存在缺陷,口齒也不太清楚,所幸,芬芬智力發育沒有受到阻礙。六七歲大的時候,她就渴望上學。

「有一天,她坐在家門口曬太陽,看見村裡的小朋友們都背著書包去上學了,她就問我,『爸爸,我可不可以也去讀書。』」徐富榮說,自己也希望芬芬能到校園裡讀書,學會和同齡人相處,交朋友,但當時她的身體狀況還不允許,「醫生說需要再做一次手術,不然,髖關節的肌肉會萎縮,也坐不住,沒辦法上學。」

2016年下半年,在一家公益組織的資助下,徐富榮帶著芬芬完成了這場手術,效果不錯。第二年,徐富榮便向離家最近的場口鎮中心小學王洲校區諮詢報名。

副校長胡佳勤告訴記者,接收芬芬原本有些顧慮,但被這位沒有血緣關係的父親打動。趁著暑假,這所鄉村裡的學校增添了無障礙設施和站立架,將教室邊的台階改成了斜坡,並隔間隔出一個獨立洗手間。

Advertisements

2017年9月,10歲的芬芬坐在輪椅上,第一次被推進了校園。可由於芬芬缺乏自理能力,徐富榮也從此開始了「陪讀爸爸」的生活。

Advertisements

早上7點多,他騎著摩托車送芬芬到學校,把上午要用的課本從書包裡拿出來,放在她專屬的課桌上;課間,帶芬芬去上洗手間;大課間,推著芬芬到操場一起參加升旗儀式,帶她到站立架邊做康復訓練,鍛煉站立能力;11點多,下課鈴響了,把芬芬接回家吃午飯;中午12點,把芬芬送回學校,一直等到下午3點多,學校放學。

寒冬酷暑,這樣的生活日復一日,徐富榮寸步不離地陪著女兒,一天下來,他要在教室外坐上近8小時。漸漸地,芬芬的教室外有了一把屬於徐富榮的固定椅子,他似乎也成了這所學校的一員。

胡校長說,考慮到孩子的特殊情況,雨雪天時,學校建議芬芬請假,但過去的一年多,除非感冒生病,芬芬從不請假。

儘管辛苦,徐富榮覺得很驕傲,「芬芬很喜歡讀書,也很努力,每天3點多放學回到家就做作業,她寫字的速度比正常人慢很多,經常要寫到晚上10點。但成績不錯,第一次考試數學就拿了100分。」

「你看,她用左手一筆一劃寫的字,多漂亮。雖然比別人慢,可她從來不肯少寫一點。」班主任潘老師指著芬芬的語文作業本誇讚著。

3「只要她想讀下去,我就陪下去!」學校考慮為陪讀爸爸提供一份工作。

在學校老師眼中,芬芬也越來越開朗了。「以前,她不太願意與別人交流,但現在臉上笑容變多了,她有了自己的朋友,看到我們也會努力打招呼。」胡校長說。

由於長期陪讀,徐富榮的收入來源減少。今年,徐富榮承包下了兩畝地,開始種蔬菜賺點錢,「芬芬已經形成了相對固定的生理時鐘,上午10點多上洗手間,現在10點前我可以插空到地上做點農活兒。」徐富榮說,芬芬特別懂事,在學校,她其實很少喝水,「就是害怕要上洗手間,會太麻煩。」

胡校長告訴記者,學校也在思考能不能為徐富榮提供崗位,讓這對父女更方便些,「如果校園綠化工人有空缺,我們會考慮請他來做。」

已經61歲的徐富榮經常被人問,年紀這麼大了,打算就這麼一直陪讀下去嗎?

他也總是笑著回答,「我還不老,只要她想讀下去,我就陪下去。」

儘管醫生說芬芬可能要一輩子坐在輪椅上,儘管徐富榮不善表達,但他內心對女兒的未來仍舊充滿希望——他比誰都明白,學校是女兒嚮往的地方,也是芬芬未來可以繼續生長的地方。他唯一的擔心是,有一天他會生病,沒辦法照顧她。

場口鎮徐家村黨委副書記徐誠對這對父女也很有印象。他告訴記者,徐富榮自己沒有成家,家裡還有幾個兄弟姐妹和一個母親。前些年徐富榮帶著芬芬到處尋醫,去了很多地方,一開始,他母親和妹妹也抱怨過他,怎麼領養這麼一個孩子。但他很執著,後來家人也理解了,奶奶也越來越喜歡芬芬。「在村裡,經常能看到徐富榮推著芬芬四處逛,帶著女兒做康復訓練,特別有耐心。」而這樣的日子會繼續下去。


看完後,真的不得不佩服這位爸爸的勇氣與毅力,多虧有了他的出現,才讓這個小女孩的生命出現一絲轉機…希望小女孩能一直像現在這樣保有對於學習的熱忱,而爸爸也能永遠健康,陪著芬芬長大。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