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善被嘲作秀!當紅女星毅然息影「願做1萬孩子的媽」 到處奔波「把他們當親生」洗衣陪玩甘之如飴

她是孔維,集美貌與演技於一身的當紅演員,卻在看到一則新聞後嚎啕大哭,從此踏入偏鄉行善!可以笑笑忍受車子拋錨,即使灰頭土臉也甘願奔波,她為公益付出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裡!她是孩子們口中的「孔媽媽」,卻沒什麼人知道,她其實是個明星...


Advertisements

2007年,導演姜文拍《太陽照常升起》時,想尋找一位女主角:「那種像花兒一樣的女孩,可以隨時開放隨時凋謝的花兒。」看到孔維的第一眼,團隊就確定了:「她就是那種花兒!」當時,孔維從北影畢業7年,大學時代,她和黃曉明、趙薇、陳坤都是同窗,她是那一屆明星班的班長。


Advertisements

右下:孔維


2007年,作為《太陽照常升起》女主之一,孔維一襲性感象牙白裙,走上威尼斯電影節紅毯,被義大利媒體盛讚為「最美瞬間」,她標誌性的大嘴和微笑,更讓她有了「東方的茱莉亞·羅勃茲」之稱。

Advertisements



她的事業一度風光無限,很多影迷都在等著孔維的大紅大紫,她卻突然「消失」在娛樂圈,成了一名長期失蹤人口……與此同時,雲貴高原最偏最遠的大山深處,一個「女強人慈善家」的身影卻開始出沒,那就是孔維——這些年,她到底經歷了什麼?

Advertisements


2012年,孔維看到了五個孩子窮困無法維生的新聞,十分震驚...「這個新聞像刺一樣扎進我的眼睛,我哇哇哇的大聲哭……」時至今日,孔維還記得,自己看到新聞的感受,她和許多在外闖蕩的年輕人一樣,也想盡力為家鄉做一些事。


於是,孔維和幾個朋友,輾轉聯繫到貴州一所貧困山區小學,主動打電話給校長說:「想給孩子們捐一些錢。」誰料,她們竟遭到了拒絕!電話那頭的老校長說:「現在實行義務教育,農村孩子有書讀、有飯吃,在學校不需要太多錢。如果我接受了這筆錢,也只能給孩子的監護人,如果他們拿去喝掉、拿來還債,這筆錢也失去了意義。而且我不希望孩子們,從小就養成伸手跟人要、張嘴叫窮的習慣。」

Advertisements


一席話,令孔維感佩不已:「這位校長是個神人,我得跟他見個面!」於是,她不遠千里前往校長任教的貴州晴隆縣規模小學,但在抵達這所小學前,她必須先穿過一道著名的天險,晴隆二十四道拐。


Advertisements

當孔維一行人膽戰心驚走過這條艱難的道路,終於抵達規模小學時,驚訝地發現——電話那頭的「老校長」原來是個30歲出頭的小夥子。自師範大學畢業後,自願來這裡教書已經堅守了整整9年。


Advertisements

校長龍江表示,有一年,縣裡派了4個老師來,走到一半就落荒而逃了。他們說:「我寧願不要這個公職,也不想在這樣的地方受苦。」還有一些飽含情懷而來的年輕人,因為條件太艱苦,待遇又太差,孩子基礎差,教起來吃力,最後也被嚇跑了。龍校長說:「新老師來能待上三到五個月就很不錯了。」


當地很多學校只能保證基礎的國文數學課,很多孩子直到小學畢業,都沒上過半堂體育課、音樂課、美術課……


龍校長對孔維說:「你看,孩子們最缺的不是物資,是師資,是專業的老師,肯留下來的老師。」孔維當時就想:「好,那我們就幫孩子們招老師,招專業的老師,肯留下來的老師!」接下來,她真的開始做調查、組團隊、集資源。2014年,她在社會福利基金會發起成立了「傳夢公益基金」,核心項目「資教工程」,就是招聘當地的專業教師,為貧困農村學校開設音樂、美術、體育、英語、電腦等課程。


資教工程的目標老師,大多是有師範專業背景的本地年輕人,傳夢公益基金為他們提供培訓機會,並發放薪水和績效獎金。每位老師在獲得一份不錯收入的同時,也基於對家鄉和親人的情感,能長久留下來。


龍校長所在的規模小學,就是資教工程的001號項目學校,第一位資教老師龍濤,也是規模小學的音樂老師。


從前,他是一名文藝兵,在都市中有自己的音樂工作室。如今,他騎著摩托車,穿過曲曲折折的晴隆二十四道拐把電子琴、吉他、鼓都搬到了小學,為孩子們上音樂課


龍濤老師來了之後,音樂課成了最受歡迎的課,孩子們的識譜率也從0變成了73%!


除了音樂課,其他課程也雨後春筍般開起來了!


藝術課堂▼


體育課上▼


電腦課程▼


還有民族特色的課間操▼


雲南一所小學,建校30多年來沒辦過運動會、聯歡會,自從資教老師們來了之後,學校的運動會和聯歡會,成了全村最盛大的節日,一個班都能秀出十幾個歌舞類節目。


截至2019年5月,傳夢公益基金已累計為貴州和雲南34所鄉村學校配備了139名教師,受益學生高達13000多名!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孩子80%都是被留在家鄉的孩子,資教老師的到來,不僅帶給了孩子們七彩的課堂,也彌補了他們情感陪伴的缺失。老師們會利用周末、節假日上山下鄉,把孩子們聚在一起寫作業,做遊戲,甚至幫他們洗頭髮、剪指甲……某種意義上,他們就是孩子的爸爸媽媽。


因為做公益,孔維的人生踏入了一條與明星截然不同的軌道,這些年,她經歷了太多太多的事,也背負了太多太多的責任。


「缺錢」是最大的常態!聯繫幾十所項目學校,支付上百名老師的薪水,項目團隊的日常開銷,每一項都需要用錢。何況,隨著做的事情越來越多,她越來越深感自己做得太少,因為新的需要幫助的學校,還在接連不斷被發現。


為了籌錢,孔維做了很多「厚臉皮」的事。做公益前,她也喜歡在網路上曬自己美美的照片;做公益後,她的版面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公益訊息。


孔維的公益團隊只有4個全職人員,少的時候只有兩三個,每次團隊有人離開,她就要崩潰一次:「我們的項目是不是要完蛋了?」很長時間以來,她都處於這種擔憂和焦慮之中。


也因為缺人,很多事情她都得親力親為。從第一次出差開始,她就告別了商務艙和單人套房,為了省錢,她坐過火車,也曾裹個睡袋就在學校教室過夜。



有一對兄妹母親早逝,父親常年在外打工,沒有人照顧他們。孔維每次去都和兩個孩子同吃同住,甚至幫他們洗衣服。在從前,這是她不敢想像的事,但遇到這些孩子們,她很自然而然地就去做了。


時間久了,孩子們都開始叫她「孔媽媽」!喊她媽媽的孩子,大多數人其實並不知道孔媽媽其實是個明星。


常年的奔波勞碌,也一度影響到孔維的演藝事業。最令她難以啟齒的一次,是劇組中途把她換掉了,她的經紀公司跑去理論,對方給出的理由是:「她的狀態實在太差,太疲憊了。」後來,孔維又接到一部戲,但拍攝時間和面試資教老師的時間重疊了,那是團隊最忙的時候,每一位老師孔維都必須親自把關,劇組看了她的日程表後猶豫了:「你也沒那麼紅是吧!戲本來就不多了,你看你還有那麼多事……」


承擔了這許多責任,孔維依然遭到了不少質疑和非議。有網友抨擊:「明星做公益,不就是作秀嗎?」每次聽到有人這麼說,她還是會委屈難過:「那些惡意揣度別人的人,自己又真正為公益做過什麼事呢?」


「既然做公益這麼難,為什麼還要去做?」很多次,孔維被問到這個問題。她的回答是:「公益人是一群給點陽光就燦爛的人,一點支持,一點鼓勵,一點成就,就能支撐我們走很遠。」


這些年,身邊人的善意,給了她莫大的支持。其中就包括她的一大幫演員朋友,陳坤、黃曉明、袁泉、翁虹等人,都曾默默為資教工程捐過款。作為大學同學的黃曉明,每次孔維只要開口總是有求必應,2018年,他還作為聯合創始人,和孔維一起成立了「深圳市傳夢公益基金會」。


眾多影星都曾和孔維一起去過資教學校,探訪可愛的孩子們。


2017年3月,袁泉和孔維一起探訪位於滇緬邊境的資教工程009號項目學校滇灘鎮燒灰壩小學,還有楊穎、袁弘、容祖兒、古巨基、包貝爾、聶遠、王錚亮、許飛等等,許多影星無條件為資教工程發聲的明星,都給了孔維莫大的能量!


做公益以來,她獲得了朋友的友誼,也收獲了13000個孩子最純粹的愛。每一次,孔維到山裡,孩子們就會衝上來把她團團圍住。


曾經有個孩子知道她要來,放學了還一直在雨中等她。


有的孩子知道她要來,會早早採一束野花送給她。


還有一個小女孩,總說孔維「長得特別像我媽媽」。其實她媽媽在她很小時就走了,她早已不記得媽媽的樣子了,但是在她心中,孔維就是媽媽的樣子。


孩子們的愛,是孔維幸福感的來源。只要一提到孩子們,她就會滔滔不絕起來:「我們的孩子可以在十分鐘之內,把一台拆開的電腦組裝回來!我們的孩子參加全國書畫比賽,金銀銅獎都拿回來了!我的孩子踢足球踢到了巴塞隆納,去了北京出了國!我們的孩子走時裝秀,穿的都是樹葉、報紙、米袋,但是你看他彷彿走在巴黎T台上,頗有明星風範!」


她說這些話時的語氣,好像比自己拿了影后還興奮!


孔維和資教老師帶著孩子們上電視錄節目


孔維始終相信:「如果一個孩子童年時代被愛過,他就會記住愛的滋味,記住被愛的感覺,以後他就會主動去愛別人。」作為演員的她,也有一句經典名言:「人生的價值不僅在於光影留聲,更在於關注現實,甚至改變現實。」如今的她,就走在這條路上!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