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人心!訂婚宴「親家母拿錯餐具」女方家屬譏笑 準新郎怒丟婚戒「婚不用結了」:你們家我高攀不起

究竟是禮儀比較重要,還是一家人彼此體諒包容比較重要?

對待婚戀,無論男女都該秉持一種嚴肅認真的態度,但是對待一些不妨礙大體的瑕疵行為一笑而過是最有風度的解決方式。

不得不說現在生活條件越來越好,很多的人喜歡追求一些浪漫和精緻,給自己的婚姻留下許多唯美的回憶。這些都無可指摘,只是有時候,並非所有的人都會和你步調保持一致。因此,抓大放小,大度的對待別人也是最考驗一個人品行的時刻。

Advertisements

就連大家都很喜歡的《父母愛情》裡,安傑也曾經面對過這樣的考驗。江德福和她明顯是生活在兩個世界的人,不懂如何使用刀叉吃西餐,也不懂怎樣才算作是有紳士風度。在第一次被安家人請去吃西餐時就鬧了不少笑話。因為不懂得正確的使用刀叉,讓安傑的姐夫看不起,安傑也覺得很沒面子。

但是這些又能說明什麼呢?安傑和江德福最後還不是順利的結婚、生兒育女,安傑在丈夫的庇護下安然的度過一生。會不會吃西餐,和兩個人適不適合在一起,絲毫沒有瓜葛。江德福的「大老粗」行為也沒有影響到安傑對他的愛和崇拜。

有時候,我們在年輕的時候在乎的事情,看得比天大、覺得關乎到自己的面子,可是等到這些都已成為往事之後再回頭看,就會發覺自己在乎的那個點很可笑。任何事情只要抓住實質,有的放矢就可以了,何必去追究細枝末節呢?只會人為的徒增煩惱而已。

Advertisements

就好比吃西餐這件事,東方人習慣了用筷子,暫時用不慣也是在情理之中,不是所有人都有條件頓頓吃得起西餐,會不會用刀叉也代表不了他這個人。不能因為這一點就帶著有色眼鏡去看人,因為一個人某個方面行為笨拙而報之以鄙視的心態,說明你把自己放置在高於對方的起點上,沒有平等的看待對方。

張碩(化名)是一家汽車修理廠的老闆,按說以他的條件也不差,但是有時候就怕比較,他的女朋友吳媛(化名)以前的男朋友條件比他要好得多,光是每年請吳媛出門旅遊就花不少錢。

Advertisements

張碩是苦孩子出身,又是生在單親家庭,母親都是自給自足的鄉下人,雖然現在家裡條件好了很多,可是實際上還是沒法和大城市裡的生活條件相比。他在和吳媛談戀愛的時候也沒有對自己的家庭條件做隱瞞,直截了當的告訴女孩自己就是從農村出來的。

雖然張碩不算富有,在城市裡生活了幾年也算撲騰出來一些小水花,但是他這個人可貴就可貴在做人坦蕩,從來不會遮遮掩掩,一股掩飾不住的陽剛之氣很吸引女孩子的喜歡。吳媛正是欣賞他這一點才和他在一起。對於他說的那些並不是很介意。

他們在一起的開銷很多都是張碩付的,雖然還沒結婚,但是他不願意做一個沒風度的男人。吳媛自己是在一家公司裡做會計工作的,薪水養活自己是沒問題。兩人談戀愛算是勢均力敵,只是吳媛的父母有點不樂意。

Advertisements

他們不樂意的原因想必大家都猜到了,就因為覺得張碩家裡是農村的。其實現在很多人都逐漸的對農村改變了看法,鄉下人勤勞、樸實又很能幹,這些優點全部都在張碩身上得到了印證,兩個年輕人的結合沒有什麼不般配的地方,可是吳媛的父母依舊感覺張家的這個小夥子不配給自己當女婿。

話說回來,張碩好歹也是個老闆,而吳媛的父母都是退休員工,收入不高也不低。張碩已經在城裡買了一套房子,可以揚眉吐氣的做個都市人了。但是吳媛父母就是想讓女兒能嫁給一個道地的都市有錢人。

都說在婚姻裡父母都難以拗過子女,雖說女方的家長不甚滿意這個未來女婿,但是架不住女兒的樂意,吳媛母親最後只好退一步同意兩人的婚事,但是要先給女兒訂婚。期間張碩也上門拜見未來的岳父岳母,受了一些冷言冷語,無非就是女方父母覺得自家吃了虧,他都一一隱忍,這些都按下不提。

Advertisements

張碩特意把母親從農村接過來,為了自己的訂婚宴給母親買了一身新衣裳,並且在此之前買好了一對戒指,算作是和吳媛的訂婚戒指。他覺得和吳歌雖說是經歷了一些波折,但是總算是還有個圓滿的結局,內心甚至對女友的父母有些感激。

但是,等到真的到了訂婚宴上,張碩才發現女友的父母內心並不是真的認可自己這位未來女婿,連帶著也對他的母親充滿著鄙視之意。

具體是怎麼回事呢?訂婚宴上,按照女友父母的要求吃的是西餐,這位從未吃過西餐的農村婦人當然不會使用刀叉,當時的張碩正忙著在另一桌前應酬,疏忽於對母親的照顧,讓她完全暴露於女方父母挑剔的眼光之下。

張碩的母親在用餐的時候,剛好把手裡的刀叉拿反,她笨拙的切著牛肉,滿臉憋得通紅,一頭是汗的樣子很是局促和窘迫。她的樣子在女方父母的眼裡感覺很是可笑,他們手捂著嘴竊竊私語,還對親家母大肆嘲笑。周圍的親戚見狀也是指指點點,樂不可支。

Advertisements

吳媛有心想好心糾正,但是還未開口就被自己的母親阻止。她見著未來的婆婆笨拙又可笑的樣子,也恨不得立刻挖個地洞鑽進去,面子感覺有些掛不住,對這門婚事開始有了悔意。

等到張碩回到這張桌前,看到自己的母親因為周圍人們的嘲笑而眼含淚水低著頭像是做錯了事情的樣子,再看看她盤子裡沒怎麼動過的食物,內心才懂了七八分。他既責怪自己的粗心,也暗罵女方父母和他家親戚的不仁義。

本來這件事假如雙方都不提也就過去了,張碩雖說肚子裡有火氣,也不至於在訂婚宴上發火。可是壞就壞在女方的母親想讓親家母當著大家的面前丟臉。她擦擦嘴,慢條斯理的對著張碩說道:「女婿啊,雖說你媽是鄉下人,可是現在條件這麼好了,吃頓西餐也不是吃不起,你看你媽連刀叉都不會用,來這裡之前你也不訓練幾次,不會吃西餐就別出來丟人了。」

Advertisements

這話說得很傷人,伴隨著周圍人們的哄堂大笑,張碩覺得自己的怒氣在往頭頂沖,他一下子火了,這個平時不輕易發火的男孩怒扔手上的戒指,甩開女友的手,一下子站起來對著丈母娘說道:「我從第一次進你家門的時候,就看出來你嫌棄我是鄉下人,但是我為了吳媛都忍了。俗話說伸手不打臉,你侮辱我可以,但是不能侮辱我媽。我高攀不起你家女兒,今天這場訂婚宴我宣布取消。」

說完,男孩拉著母親的手就揚長而去,留下錯愕的丈母娘和親戚朋友。

這件事過後,吳媛指責張碩太衝動,一點面子不給自己家人留,但是他一句解釋也沒有,單方面提出了分手。無論女孩來找了他幾次,他都毫不動搖。他真心覺得,不是同路人,就別往一塊湊了。

所以,看似是為了吃一頓西餐而分的手,其實是為了不容踐踏的尊嚴。結婚的目的是為了1+1>2,而並非是為了誰比誰高於一等要捨棄掉自己的自尊。

這件事簡單點看,假如在婚宴上女方的母親能通情達理一些,既然同意了女兒的婚事,那麼對於親家母的失誤一笑而過,或者做些善意的提醒都不失為一種善解人意的舉動。何必把話說的那麼刻薄讓女婿臉上難堪呢?

有句話說得很好:「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餐桌上明明一個善意的提醒就可以解決的問題,非要用惡意的攻擊最後把事情惡化,眾目睽睽下有點落井下石的味道。

無論是鄉下人還是都市人,一個有骨氣的人都不會為了一段婚姻而押上自己的自尊。雖然張碩和吳媛最終錯過是因為一頓飯,但是外在的禮儀再怎麼高貴,也比不過一顆高尚的心靈在婚姻裡的重要性。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