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嫌棄」媽媽做的菜,超萌正太10歲下廚,15歲開餐廳,到他店裡吃飯的人都不簡單!


有時候一眼,便能看清一生的路。

少年天才

最好吃的菜,是媽媽做的菜,但顯然,這個世界有「例外」二字。

Advertisements


弗裡恩·麥克格雷就是這個「例外」衍生出的勝利者,

他10歲開始自己做菜,11歲出入各種米其林餐廳後廚,14歲被邀請至白宮門口大顯身手,15歲在紐約開了餐廳。

Advertisements


他的私廚有席位限定,一月只一次,所以被稱之為,「美國最難搶的門票之一」,

來的還通常都是美國的名人政要。

Advertisements


而這開了掛一樣的人生,卻是從「嫌棄」媽媽的菜開始。


媽媽是NBC電影製片人,平時沒什麼時間鑽研廚藝,不過好歹把他「打發」到10歲。

Advertisements


他那時候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吃一頓像樣的美味,但媽媽的廚藝真心不靠譜,有一天,弗裡恩實在受不了,就賭氣說要自己做飯,

Advertisements

家裡人一聽,樂了:就讓他試試,做飯可不是什麼簡單的活計,他會知難而退。


為了自己以後的五臟廟,弗裡恩可謂相當嚴肅,他在網上找教程認認真真地研究,親自去超市買菜,還讓媽媽給自己報了個兒童烹飪班。

Advertisements


就在此時,廚藝不靠譜的媽媽,又做了件「不靠譜」的事,把托馬斯·泰勒的《法國洗衣店烹飪指南》給了10歲的兒子。要知道,法國洗衣店可是米其林三星餐廳,美國最貴的餐廳。


要麼不學,要學就學精。

弗裡恩當時不知道米其林是什麼意思,只知道自己既然開始了,就沒有放棄的道理,有什麼便看什麼。

Advertisements


出人意料的是,他竟然看起來毫不費勁,不僅把書中的內容吃透了,還能舉一反三,自創出新的菜品來。


因為爸爸是攝影師,弗裡恩也時常接觸繪畫和音樂,耳濡目染過後,對於美已經形成自己的觀念,擺起盤來真是一套一套的,美觀大方,非常「米其林」。




看的食譜多了,能吃什麼不能吃什麼,哪種冬天食用最好,哪種是夏日必備良品,他統統了如指掌,儼然一位小小的生物學家。


他學做菜上了癮,每天一有時間,就踩著廚房的板凳,嘗試著烹飪美味。

「我想,我每試一次,就會比上次做得更好,我簡直愛上做菜了。」


做菜最忌諱嫌麻煩,在食材、作料、烹飪時間上偷工減料,或者在擺盤上圖省事,食物的原味就會受到損害。

小弗裡恩十分嚴謹,每一步都細緻極了,需要的東西從不假手於人,石頭、樹葉、野果,必須親自鑒定一番。




人可以支配自己的命運,所有的無能為力,都是甘於平庸的借口。


父母從沒想過兒子會做到這種程度,而且做出來的東西,確實甩了媽媽幾條街,兩人感到欣慰的同時,也轉變了之前準備「看笑話」的態度,決定正視起來。


為了弗裡恩的安全,最重要還是為了鼓勵兒子,爸爸決定重新給他弄個小廚房,就在他自己的房間裡,家裡的廚房實在太高,用起來不方便,雖然在房間砌廚房,床會變小,但是這點小小的犧牲根本不算什麼。


工作台、灶台、儲物櫃、水槽、電路,類似芝加哥 Alinea 餐館的廚房,

這裡既是他做夢的地方,也是成就他的地方。


弗裡恩是真的愛上廚房,以前生日想要的禮物是玩具,打10歲開始就只想要廚具,去裝點自己的小小天地。真空封口機,備長炭烤架,還用心愛的吉他換了個電磁爐......


全家人變成他的鐵粉,不會覺得這是在耽誤學業,

因為就算以後做別的,也不一定會做得比現在好。


姐姐開了一個叫做《我弟弟是烹飪奇才》的博客,98年出生的清秀少年還帶了一絲羞澀,不過一進廚房,就立馬變成了另一個人:專心,魅力四射。


「我的兒子是天才。」媽媽也變成了迷妹,說起兒子就笑得合不攏嘴,那股驕傲勁兒,似乎忘了當初是因為自己廚藝不精才讓弗裡恩有了下廚的想法。


為了檢驗實效,全家商量後決定,每個月來一次試吃體驗,開一家叫Eureka的超級俱樂部,地點就定在家裡。


第一次試吃,一共邀請了五位朋友,說不緊張那是騙人的,弗裡恩為自己請了幾個幫手,也是清一色的小屁孩兒,算是給自己加油打氣了。


菜單是他自己想了一個月的,包括鱈魚、明蝦、牛排、分子冰淇淋等,從前菜到甜品共8道。






一開始有些手忙腳亂,越到後面就越發得心應手,石頭三文魚,油鍋煎的野生菌菇,用紅酒腌制過的牛裡脊,長得像冰淇淋的扇貝…每道菜都讓人讚不絕口。








漸漸地,五六個朋友變成了二十多個陌生人,11歲的弗裡恩,已經能得心應手地應付,那種專註的樣子,讓媽媽陡然覺得:兒子不知何時長大了,有一顆堅韌的內心。


為了滿足兒子的求知慾,經過父母多方爭取,弗裡恩參觀了正式餐廳的後廚,那簡直就是他夢寐以求的地方,一眼就愛上了。


「我想在紐約開餐廳,我想當個廚師!」

媽媽說:「當廚師很辛苦,每天要工作15個小時,你確定?」

他用力點頭,這一點頭,便定下了他以後的路。


他開始在紐約各個米其林餐廳幫忙,不同的廚師會給他帶來不同的靈感,而且也讓他認識到自己的不足。

日本的廚師教給他精細認真,米其林大廚則讓他在分子料理上更進一步,在實踐的意義上將食物變成藝術。




12歲的時候,弗裡恩做了個決定,在很多中國父母眼中看來,這個決定無異於自掘魂墓:放棄進學校讀高中。

「我不認為有任何缺失。我不愛讀書,又想多學些和烹飪相關的東西。我反倒覺得是種雙贏。」


他的父母十分開明,既然兒子有天賦,何必要限制他?

孩子們自己選擇的人生,又願意為之付諸努力,誰能說這不是對的?

逼著他們做不喜歡的事,會讓他們一輩子都留遺憾。

當然,不進學校讀書,不代表不讀書,弗裡恩在網上報名學習,勞雷爾·斯普林斯的在線私立學校,自己合理分配時間,學完了全部高中課程。


姐姐上大學後,他就搬去了姐姐的房間,生活幾乎被廚房佔滿,家裡的餐廳甚至已經滿足不了客流量,於是他就將 Eureka 改造成一家「Pop-up」,在美國餐廳輪流出現,收費160美金一人。

只要他去的餐廳,主廚們都得淪為「打雜的」,那是他的主場。


5個人每人8道菜,120個人每人15道菜,從手忙腳亂到駕輕就熟,

弗裡恩的成長,不止是年齡上的。


14歲那年,這位天才廚神被邀請到白宮門口做飯,一時聲名大噪,

那種屬於廚師的專註和一絲不苟,已經鑲嵌在他身上。


曾許下願望,在19歲時能夠開一家屬於自己的餐廳,他卻用自己的努力,提前4年做到了。

15歲的時候, Eureka 在紐約落地生根,成了他的基地。


沒有天生的天才,只有後天的不斷努力,

從10歲到15歲,弗裡恩這些年唯一做的,就是心無旁騖地學習做菜。


不是不知疲倦,因為不奢求平凡;不是不想盛放,所以要走向崇高。

簡潔是智慧的靈魂,用心做一件事,成功就是你的。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