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等20年終於嫁給你! 「被寵到90歲」得失智症 深情丈夫不怕累:餘生換我奮不顧身

我們總是嚮往偶像劇裡轟轟烈烈的愛情,但其實最真摯的是細水長流不離不棄。

這是一段比偶像劇還甜的真實愛情,故事的主角是上海石庫門裡一對年近90歲老夫婦。

他們用了一輩子的時間,為彼此寫下最溫柔纏綿的老情歌。

Advertisements

20歲時一見鍾情等了20年;42歲成為他妻子,被寵到90歲;80歲時忘了全世界,卻獨獨記住他的名字。曾經以為,海枯石爛是童話,原來那就是我們身邊的真實故事。

Advertisements

他們的故事還被拍成電影紀錄片,影片一出,便獲得了中國國際紀錄片節的「年度最佳紀錄片」、「最佳紀錄長片」及「最佳國際傳播中國紀錄片」三項大獎,很多網友哭著看完後說:「又重新相信愛情了。」

Advertisements

片子名叫《我只認識你》,男主角叫樹鋒,女主角名叫味芳。片中他倆用自己的經歷回答了大部分人的疑惑,對一個人的愛意到底可以持續多久?

而他們的答案是一輩子。

Advertisements

1、認識你以後,我再也沒有仰慕過別人。如果我不能愛你,那我也不愛別人。

1927年,樹鋒出生在上海,是上海交通大學雙學位高材生,拉得一手小提琴,畢業後從事機械設計工作。小他一歲的味芳奶奶則是中學的模範教師,本不相關的兩人,卻因為一場西式婚禮,命運從此有了相交線。

Advertisements

年輕時的樹鋒(最後一排右二)


1952年上海的一所神聖殿堂裡,味芳正滿心歡喜地見證堂舅的幸福,卻在新娘登場的那瞬間失了魂,眼裡只剩下攙著新娘前行的那個男人。她對他一見鍾情,當身邊所有人都在讚嘆新娘的美貌時,只有她在努力克制自己雀躍的心跳,後來一番打聽,才知道這個男人,是新娘的弟弟,名叫樹鋒。

Advertisements

彷彿女兒的心思太易懂。婚禮後,母親便悄悄向堂舅打聽:「你那個小舅子看著挺好的,給味芳介紹介紹吧?」可在味芳望眼欲穿的等待中,結果卻是樹鋒早已有了對象,並即將訂婚。

她不願爭搶些什麼,只是心灰意冷,一味想要逃離這份情愫。

Advertisements

然而,緣分總是如此,在你越不想的時候,卻越朝你靠近。自婚禮後,兩人經常遇到,像是堂舅生小孩,同學的婚禮……躲又躲不掉,反倒慢慢熟悉起來。

相處的時間越長,樹鋒越覺得「味芳是個好姑娘,不能讓她總是一個人單著!」於是,「熱心腸」的他開始給味芳介紹對象一次不成,兩次,三次都沒結果,他卻還不明白,真是一個神經大條的人。

如果不是愛情無望,又豈會滿足於朋友?所以,她選擇以朋友的身份陪在身旁,默默地等著,想著或許有一天他會明白。

三年後他懂了,但同時也給味芳扔了顆震撼彈,他說,他要結婚了。

1955年,樹鋒和女友順利完婚,味芳心裡比誰都明白,自己沒機會了。看著他幸福,還誕下了一兒一女,卻始終無法找到自己的歸屬,因為,從他出現的那一刻起,其他人都成了將就,而她不願意將就。

這一堅持,就是單身了17年。

2、如果最後不是你,我寧願孤獨終老,但如果最後是你,多晚都沒關係。

儘管始終孤身一人安靜地生活,還是不願放棄他的消息。聽到在1966年的「文革」中,樹鋒被抄了3次家,妻子壓力過大而生重病,連女兒也因病離開了他。這一連串的打擊讓樹鋒當年的風光不再,徹底成了一個落魄到谷底的人。這些消息讓味芳的心揪成了一團…

所以,當堂舅提出想要撮合兩人時,她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那時,味芳已經是上海市優秀教師,得過很多榮譽獎項,甚至被提拔為區教育學院院長,兩人的處境可說是天差地別。

很多人說她傻,這樣的感情划不來,可不管別人怎麼議論,她從未想過值不值得,只覺得自己太幸運了。

就連樹鋒自己都深感不當:「我覺得自己配不上她,我一落千丈。」

然而,味芳始終堅持要嫁給樹鋒,1970年,42歲的味芳終於如願,與苦等了20年的樹鋒成為眷侶,沒有婚禮。結婚那天只是在家裡簡單吃了頓飯;沒有新房,就重新住在粉刷的老房子裡,為了照顧樹鋒唯一的兒子,兩個人決定不再要小孩。

正如樹鋒所言,遇到味芳,是他這輩子最慶幸的事,但這份幸運同樣是她的。

因為自從有了樹鋒的陪伴,她就再未羨慕過別人。

3、好不容易等到你,嫁給你,卻又要等十年。

這對新婚夫妻還來不及感受新婚的甜蜜,樹鋒就接到了單位的通知,需要前往四川支援內地建設,這一去就需要十年,他小心翼翼地問:「你介意嗎?」也許懂他的迫不得已,擔心他有負擔,她輕聲說了一句「沒關係。」

從此,一別千里,異地相思的煎熬只能從一張張往返的車票裡得到寬慰,在這漫長的等待裡,味芳想盡辦法爭取到一個上海戶口,十年後,終於把心上人調了回來。

樹鋒看著眼前這個女人,等他明白心意,等了3年;等他娶她,等了20年;等他回家,又是10年。這個女人把一生最美好的時光,都花在了「等他」這件事上,這麼執著的傻姑娘,怎能忍心再辜負?

所以,接下來的日子他定照顧好她,餘生只有團圓,再無分離。

4、一切剛剛好。我愛的模樣你都有,你有的模樣我都愛。

情人眼裡出西施,在樹鋒眼裡,味芳全身都散發著優點,她知書達理,待人接物真誠,大方,從不不斤斤計較,而且針線活也不錯,身上的絨線衫都是她編織的。

雖然每當家裡來客人時,永遠都是樹鋒在廚房裡忙進忙出、準備飯菜。每個月她只負責交出薪水,其他家裡的什麼安排她都不用管。

面對外人的指指點點,樹鋒也毫不在意,只對她說,「味芳啊味芳,你要跟我一世嘛,就要跟到底。」

所以願意這麼愛著她、寵著她、照顧她,就算是她大大咧咧,忘東忘西的樣子,也是很可愛啊!

不管年齡多大,人多人少,他都愛拉著她的手,而味芳總會害羞起來,嬌嗔地罵:「別發嗲了!」

就這樣,兩位老人甜蜜地相守著,一起走過四十多年。

5、愛融進了生命,忘了家,忘了自己,卻獨獨忘不了你。

夫妻不爭不吵地恩愛了半輩子,味芳卻在88歲時第一次惹樹鋒生氣了,因為她忘記了家在哪裡。

那天下午味芳出去理髮,傍晚都沒回來,樹鋒心急如焚,擔心她出事,找遍大街小巷都沒有她的蹤影,他不得不趕緊跑到派出所報案。卻看到了呆坐在一旁的味芳。

警察無奈地說:「她不曉得怎麼回去了。人家問她家在哪,她講不出來。」

這時,樹鋒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老伴味芳已患上了阿茲海默症,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老年癡呆症,智力退回到只有四歲時的水平。

慢慢地,味芳的腦子裡,就好像有一塊不停擦拭的橡皮擦,熟悉的一切都開始變得渾濁陌生,帶出去的東西總是丟,門牌號碼也無法準確地記住,前一秒說過的話,轉眼就不記得,挑衣服穿衣服都需要人來協助,有一天還錯把一次性鞋套,當成帽子戴在了頭上。

街坊鄰居、親人朋友、同事、學生,味芳已經全都不認識,連兒子都說:「沒有了記憶力,她連我都不記得。」

但當別人指著樹鋒時,她卻毫不猶疑地說:「他我怎麼不認識啊?這是我愛人。」無法想像,這是怎樣一種深入骨仔裡的美好,才能讓她在疾病和生理的層層阻礙中,仍痴痴眷戀,無法忘懷。

被世界遺忘的她,變得更加依賴樹鋒,才一會兒不見,她就坐立不安「老馮去哪了?人不見了?」

看著這樣的味芳,樹鋒忍不住地心疼,想起在生命的前幾十年,她勇敢、義無反顧愛著自己的模樣,他說:「她現在還認得我,我就要千方百計地照顧她!」

在生命的後幾十年,輪到他奮不顧身。

每天,兩個人同進同出、鍛煉打拳,偶爾踏青旅遊,有時還會去看京劇演出。只有「8歲」的味芳變得愛「胡鬧」,會把鞋套套在頭上,嚷嚷著要打掃衛生

把髮飾扔到馬桶裡,吵著沒有髮飾用了,這個時候,樹鋒總是很耐心,緩緩笑答:「哎呀,又要去給你買了。」聲音柔和,待她就像待一個不懂事的女兒,但凡對味芳有一點不好,他都不捨得。

別人問她「如果他明天走了你怎麼辦?」她一臉豁達,沒有一點遲疑和悲傷地說:「那我第二天也走,把我們葬在一起就好。」

也許心裡還是害怕分別,單純的她會喃喃地說:「我們不會分開,一家人怎麼會分開?現在就我們兩個人,出去一起出去,吃一起吃,買東西一起買。他去世我也該走了,我去世他也會很難過的。」

是啊,經歷了那麼多風雨和滄桑,除了生命盡頭,再沒什麼能將他們分開,疾病不行、歲月不行,怎樣都要在一起。

可時間對老年人是十分刻薄的,年近九旬的樹鋒身體也一年不如一年有天他身體不舒服,去醫院檢查,結果是肺炎,醫生要求他住院,他卻突然哭了起來「我假如住院了,她一個人在家就沒辦法生活!」

病痛面前,他擔心的不是自己的健康,而是老婆沒人照顧。

實在放心不下妻子,生病期間,樹鋒只能放棄住院、每天跑來醫院打點滴,有時候還要把老伴帶上。等病好了,唯一的兒子也移民澳大利亞,考慮到身體原因,無奈之下,樹鋒決定:|兩人還是一起去養老院吧!」

有人照顧,又能天天陪伴在老伴身邊,樹鋒也安心了許多。他總翻出老照片指著年輕的自己,問味芳:「這是誰啊?」味芳總會一臉幸福笑嘻嘻地調皮著回答說:「這個人呀,我才不認識呢。」

養老院床位緊張,沒有房間供兩人同住,所以樹鋒住在二樓,味芳住在三樓,每一晚,樹鋒都會偷偷躲在門口,看著味芳睡著才離開。

值班的護理員笑他:這下放心啦?」他不覺得是玩笑,總是微微笑著點頭:「放心啦。」

每次樹鋒回家取換洗的衣物,味芳就守在養老院大門口等著,遠遠看著老伴從橋上走過來,就急忙跑過去給他開門。只有兩個人在一起,才是家啊!

雖然不知道還能相伴多久,但至少現在,還能彼此依偎。

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感受暮光的溫柔,牽著對方的手,一起撫平未來起伏的褶皺。

現在的人總說先愛情的保鮮期太短,但味芳和樹鋒卻用一輩子的時間,重釋了愛情細水長流的模樣。

願你,也能找到,無法將就的另一半。也許他已在身邊,也許他還在路上,或早或晚,終會出現。

到時別忘了說一句:「有你在真好,想陪你到老。」


參考來源 : 今日頭條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