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孫抓周我給200紅包,親家嫌少還給我,到家一看我老淚縱橫!


我今年65歲,和老伴在農村生活了一輩子,雖然日子過的普普通通,但是我們一家三口相親相愛,老伴是個老實人,除了悶頭幹活,很少言語,盡心儘力的為這個家奉獻,女兒是個乖巧懂事的姑娘,她知道我們對她的期盼,放學回來就看書寫字,一心撲在學習上。


我和老伴感情好,他對我十分體貼,在生下女兒後,我身體一直不好,本來準備再為他生個男孩,可老伴說算了,男孩女孩都一樣,如果因為生孩子讓我有個閃失,他這輩子都會後悔,就這樣我們這輩子只生了女兒一個孩子,儘管村裡有風言風語,但我們一家三口仍舊幸福的生活著。

家裡的收入都指望那幾畝地,我身體不好乾不了什麼重活,女兒體諒家裡的難處,從不和別人比吃穿,偶爾家裡買點好吃的,女兒總是分成三份,女兒的懂事讓我感到欣慰,鄰居經常誇獎我教子有方,羨慕我的家庭和睦。

Advertisements


女兒大四那年,老伴走了,家裡頂樑柱塌了,我失去了主心骨,女兒安慰我說,馬上她畢業就能有收入,到時候會好好孝順我。女兒沒有食言,工作後的工資按月寄回,我捨不得花,盤算著以後女兒出嫁是要備嫁妝,我除了必要的生活開支,其他都存了起來。


女婿是外地人,人品不錯,他們兩人感情好,我看著喜歡,就同意了親事。為了方便照顧我,兩人決定在兩家中間的位置買房子,這樣兩邊父母都能照顧到,女兒結婚時候我把存摺交給她,親家給了20萬,小兩口拿著錢付了首付,婚禮上看到女兒笑的那麼開心,我心裡的一塊大石頭落地了。


女兒知道我手上沒有錢,每個月依舊會給我寄生活費,光是吃喝我是花不完的,可是親朋好友之間經常要出份子錢,這就讓我捉襟見肘,為了能讓手頭寬裕點,平時我會種點菜,吃不完的就拿去鎮上賣了貼補家用。

Advertisements


女兒去年生下小外孫,自從生下孩子後,他們既要還房貸還要養孩子,負擔挺重,我主動提出讓女兒給我少寄500(約2500台幣),女兒同意了,我就又在西山開了一片荒地,秋天種點油菜,自己的吃油問題解決了。


轉眼一年過去了,小外孫要過周歲了,作為外婆自然是肯定要到場,本來我準備去住幾天,可是地里的油菜等著收割,我只好當天去當天返回,看了下抽屜里的錢,零零碎碎一共只有1300元(約6500台幣),我尋思留1000元(約5000台幣)備用,秋冬天農村辦酒席的多,萬一有親戚來請,我是必須要出禮的,除去100元(約500台幣)去女兒家的路費,也就只能給外孫包個200元(1000台幣)的紅包了。


我知道這些錢很寒酸,根本拿不出手,所以特意找了個紅包封起來,這樣別人看不出我到底包了多少,這是我的一片心意,我覺得女兒女婿應該能體諒我,我真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Advertisements


幾個月沒見,小外孫長得真結實,我趁抱著他的時候,順勢把紅包塞在他的口袋裡,當時一屋子的人,女婿沒推辭就收起來,我能感覺到親家母眼裡的疑惑,她肯定很想知道我這個外婆到底給了多少錢紅包,是不是和她這個奶奶一樣多。


酒席結束,我直接去車站坐車回家,女婿提出開車送我去車站,一路上女婿和我聊了很多,當他得知我急著回去是因為要收割開荒地莊稼的時候,他問我是不是錢不夠用,我說我年齡大了,花不了多少錢,雖然你們每個月少給我500,但還是夠用的,我說完這話女婿很驚訝,但是他沒有再說話。



到了車站我剛下車,女婿氣喘吁吁的追了上來,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紅包說:「媽,您這個紅包還是收回去吧,剛才是在親戚面前走過場的,讓我們花您的錢,這怎麼好意思。」說完他就塞進我包里,我一愣,隨即想到女婿一定是摸出那個紅包很薄才還給我,想到這,我不再推讓,默默的走了。


一路上我越想越心酸,到家後晚飯都沒吃躺床上哭睡著了,突然被一陣電話鈴吵醒,是女兒打來的,她哭著說我缺錢為什麼不跟她說,她一直以為我有錢花,女婿都批評她對我不孝順了,原來女兒給我少寄錢,沒跟女婿說,他是在車上聽我說才知道情況。

在女兒的提醒下,我拿出紅包,一看裡面是三千元,女兒告訴我,女婿說了:再窮不能窮老人孩子,媽把畢生的心血傾注在你身上,不能讓老人晚年過的拮据,趕緊讓媽別再開荒了,萬一把身子累垮我們會愧疚的。


聽著女兒這番敘述,我喜極而泣,都說一個女婿半個兒,我這個女婿簡直就是一個兒子,女兒能嫁給這樣通情達理懂孝道的男人,她幸福,我安心!



你可能會喜歡

Advertisements